三进平阳越剧团

三进越剧团,今生有幸。与越剧事业结下了疑惑之缘!


正是东南沿海一带战备最紧张的时刻,1962年6月初。从温州地委党校学习结束回平阳,一路上都是军车。平阳县城,住的文化馆宿舍大门口,也是哨兵扼守,也进不去了只得先到县委宣传部报到吴培田部长找我谈话,说部里任命我越剧团任政治辅导员兼支部书记,文件已发了剧团在山门剧院演出,立即去报到凭宣传部介绍信进文化馆匆忙理了一下生活用品,后面还有卫兵跟着,因这里已是作战顾问部的驻地。带了简单的生活用品,搭乘县府到山门的汽车。一到剧团,演职员见到来,都拍手欢迎。团长商小红与陈剑秋、项龄童迎向前来与我握手说:真是有缘,今后我一起工作了


对我都很熟识,虽是初来。过去我任平阳和剧团政治辅导员时,就经常一起开会,一起学习。都叫我徐辅导员”或“徐同志”还记得1955年冬平阳越剧团刚到平阳时,平阳剧院首轮汇报演出《狸猫换太子》孟丽君》何文秀》卖油郎独占花魁女》等戏时,演员均是20岁左右,年轻靓丽,舞台灯光布景、服装、道具全新,音乐唱腔优美,轰动城关。由于我过去看惯了乱弹、和调,一下子换上新的越剧,真是古调换新腔”特别是陈剑秋那风流倜傥的小生戏、当家旦金婉贞的甜美唱腔、商小红的亮丽扮相、项龄童稳重大气的老生…等等,令人看得如痴若醉。那时起,越剧团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连同乐队及舞美人员一共只有40多人,当年平阳越剧团。和剧团上调温州之后,平阳只有平京与平越,还有一个木偶剧团。县领导认为木偶戏民间班子很多,人员不够,可从民间木偶班抽调。京越两个剧团,要靠自己培养接班人。于是1960年两个剧团在平阳统一招考学员,京剧与越剧各自录取30名,县文化馆集中培训。三个月培训结束后,即到各自剧团拜师学习。


老师们第一个反应,平越之后。就是这批学员没法带,口音改变不了一下台她就叽里呱啦讲闽南话或温州话,都这样下去,越剧就不姓“越”听了之后,立即开大会,立下了一条规矩,今后我越剧团不管老师与学员,不论是台上台下,一律讲越剧话,再讲本地话就是犯规,要受到严厉批评和处罚,把这一条作为重要“团规”可是一次辅导她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时,当解释“下里巴人”时顺口讲出了温州话,引起了哄堂大笑,一位学员当场站起来批评说:辅导员你这个规犯大了可怎么处置?很诚恳地说:虚心接受批评,今后改正。


剧团里不管与外地学员还是外地的老演员,从此之后。都用那不南不北的越剧话同她交流,听起来十分别扭,使我哭笑不得,还好她都原谅了


开始我以为她都是娇小姐,外地的老演员多来自上海、杭州、绍兴一带。可相处一段时间后,解到原来都是苦出身,生活上非常朴素。有局部演员来到海边渔区生活不习惯,如团长商小红一闻到鱼鲜气就呕吐。都从家乡寄来一些干菜,蒸了一大碗,上面摆几块肥肉,作为下饭的菜。来自上海的陈剑秋,全团演职员大会上号召大家说:平阳是个鱼米之乡,当然鱼鲜就多了既然来平阳安家,要入乡随俗,鱼鲜既好吃,营养又丰富,要向第一个人尝吃螃蟹一样,慢慢吃起来就会习惯的就如我第一次坐海船下南麂岛演出一样,呕吐得要死,可现在坐海船不但不吐,还要坐船头看风景呢!大家评说陈剑秋不但是舞台艺术上的权威,也是生活上的权威。听了陈剑秋讲话之后,厨房的师傅大胆地到菜市场买来各种鱼鲜,用生姜和平阳老酒做调料,一出锅香气扑鼻,大家都争着抢买鱼鲜了商小红不但学会了吃鱼鲜,连醉生螃蟹都吃了


以平阳为家,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越剧姐妹们胸怀一颗红心。以剧团为家,全心全意为平阳人民演好戏。十多年来积极送戏上山下乡、下海岛,不怕苦、不怕累,经常花招曲送到平阳最边远的山区,被人称为西藏高原的天井、吴垟等乡,每年都坚持一两次自背铺盖去。一次上吴垟乡时,天下大雪,有些山路演员们都爬着上山。过去交通方便的情况下,全县有130多个乡镇,踏遍了平阳全县的山山水水。除了演出,还要不时排演新剧目,上午排戏,连路上都要对台词、背台词,坚持下午、晚上两场演出,每年都演400场以上。


演出中,平阳越剧团是个自收自支自负盈亏的集体经济的文艺团体。每天拿一角五分钱的补贴,每晚戏演毕,以买二两稀饭作夜餐,大家感到很满足。几年来团里还积累了三万多块钱,为了集体有个家,报请县里批准,县城的西坑路建起一幢五间四层楼作为演职员团部和宿舍。那六十年代初,这是县城首座钢筋混凝土结构小洋房,越剧团姐妹们汗水结晶。


积极送戏上山下乡的先进事迹,平阳越剧团坚持演好戏。受到当时省委副书记陈伟达在全省戏曲工作会议上表彰。这样一个好剧团,文革”期间被一刀砍掉了


组织上又派我越剧团当支部书记,越剧恢复后的1982年。与新上任团长林瑞选同志又挑起重新振兴平阳越剧团的重任。商小红、陈剑秋两位团长都已退休了团里留下骨干青年演员只有张雪倩、申雪芬及1978年进团的学员朱晓萍、王学玲、杨少云、朱小玲等10多位演员。为了空虚和培养年轻演员,又在平阳招收了10多位学员,聘请编剧尤文贵,老演员陈剑秋、商小红、项龄童重新出山当剧团导演和老师,使平越又开始复兴。


组织上为了照顾我把我调任县新华书店经理。可到1985年6月,1984年初。改革开放大潮风起云涌之时,县领导在文化系统进行了大胆改革尝试,剧团演出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对县文化馆与平阳越剧团进行“馆团”合并,实行“一套班子,两个牌子,两种体制,两种核算”又把我调任馆长兼书记,这是第三次与越剧再结情缘。馆团合并期间,重点排演了尤文贵师徒三个精品大戏,即尤文贵的憨痴传奇》郑朝阳的宫墙柳》施小琴的出宫回宫》这三个戏分别在省市戏剧节上都获得了大奖,县人民政府还为此召开了庆功惩办大会。


平阳县委、县政府,1990年。为了振兴平阳越剧团,县财政困难的情况下,拨款支持越剧团招收20名学员,分别送嵊县越剧之家和省艺校越剧班培训四年。1994年从省戏校毕业的这批新生力量充入剧团之后,1995年平阳越剧团改名为平阳县小百花越剧团,暮气蓬勃,而我也光荣退休了

原作者:徐兆格

文章评论

  加载评论内容,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