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丝起点现“芳华”

9月下旬,福建省芳华越剧团将有两部新编原创尹派大戏——《枫落寒江》《海丝情缘》接连首演。《海丝情缘》的女主人公——西班牙女郎赛莉娅,由国家一级演员郑全出演,前去采访时,恰逢赶排新戏的鼓点声催,身兼剧团副书记、副团长的她,一会儿上场串词,一会儿下台招呼记者,戏里戏外忙不停。

在8月“苏迪罗”台风的肆虐下,剧团停水停电,地下室进水。为早日上演这两部新戏,演员们蹚水赶到排练厅。对于这股拼劲,泉州戏曲界的名导吕忠文颇为欣赏。他说:锤炼一出好戏,是和剧院的业务水平、组织纪律同步增强的,既能使剧院的经济得以发展,又可以振兴本剧种,从而影响其他剧种。

锤炼一出出好戏

一位郎中沿海丝之路跨国追爱,途中意外连连……《海丝情缘》是部轻喜剧,以明代“隆庆开关”后的漳州月港为背景。为衬出当年海舶林立、商贾成行的热闹劲,剧组特地邀请漳州市木偶剧团的洪惠君先生,为演员传授木偶戏表演的绝活。

看越剧里的木偶戏,听传统配乐糅合西班牙舞曲、闽南音乐……“接地气”的表现手法,着实让人耳目一新。将草药、针灸等中医搬上舞台,将宣传“一带一路”战略思想融入励志故事……宏大叙事加上“原创”“本土”元素,给人满满的正能量,足见主创人员抱负不凡。

1946年,“越剧皇帝”尹桂芳在上海创建芳华越剧团。1959年,这位宗师率团入闽安家。“尝试将闽派文化融入海派越剧,以期形成自己的特色。”团长黄国庆谈到剧团发展的现状,一大重点就是重新打造自己的创作班底,争取实现艺术生产自主化。

文化味浓的《枫落寒江》由徐建莉导演,演绎了林纾与歌妓谢蝶仙的爱情故事。“写这部作品,实在不是要借名人情事取悦市井。”编剧林瑞武希望能写出林纾,实际上也是那一代知识分子在中西方文化交流激荡中的心灵史,与今天的观众共同体察,并有所感悟。

现代与传统的碰撞,仍在困扰着我们。2014年,芳华越剧团演出183场,其中商演81场、惠民演出102场,演出收入283.9万元。为降低演出成本,剧团搭了一座摄影棚,想自个为演员拍剧照。

在7月的“2015上海越剧嘉年华”活动中,芳华越剧团携三部戏登台。其间,上海方面的活动策划人许霈霖分享了一个心得:演员为什么要学演出策划?这并不是在商业文化冲击下的无奈选择,而是为了更好地架设与观众良性互动的桥梁,毕竟“戏曲艺术的重要价值在于人民的认可”。

利用官网、微博将戏推出去,授权制作名家名段手机彩铃,拟与武夷山方面打造驻场演出剧目《柳永》……芳华越剧团想摸索出一套戏剧营销新模式,也确实看到了某种成效,像梅花奖得主李敏带着王派(王文娟)大戏《女驸马》全国巡演,就进入了2014年中国演艺排行榜年度传统戏曲票房排行前二十强。

尹派艺术薪火相传

作为尹桂芳先生的嫡传弟子,王君安今年有点忙。2月,她和李敏、林宝玉以传统梨园收徒形式,分别给团里的三位“90后”进行一对一的口传心授;3月,操一口流利英语,在哈佛大学等美国高校做三场越剧讲座;5月,凭“柳永”一角摘下梅花奖……

尹派越剧入列国家级非遗名录,王君安、王一敏、陈丽宇三位是省级非遗的尹派艺术传承人。作为国家艺术基金2014年度资助项目中唯一的越剧项目,“越剧尹派青年人才培养”培训班今年也落地芳华越剧团,包括王君安在内的戏曲名家开课主讲。

国家一级导演徐春兰是“芳华”的老朋友,也是《柳永》这部戏的导演。她在讲授“戏曲舞台美学”时说,作为一名戏曲演员,首先应该学习传统,以传统为基础才能进行创造,“演员要有‘玩意儿’傍身,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东西”。

四年打磨《柳永》一出戏,前后三个版本。这个本土题材初创之时,有段“压脚鼓”的表演。将福建梨园戏的打击乐器融入此剧,本意是为了增强地方戏曲特色,丰富舞台表现语汇。问题出在其间必须有“脱靴”“放靴”“穿靴”的过程,这让剧情的整体节奏、美感,乃至人物的真实感均受到损伤。

第三次复排,徐春兰将打“压脚鼓”的情节删了。“任何舞台技巧形态都是为塑造角色服务的”,黄国庆认同这一理念,尽管有时会觉得难以割舍。

“流派最核心的就是艺术特色和风格,要有师承,要有源头。”省剧协秘书长吴新斌认为,如果艺术特点和风格没了,观众不会买账。为流派注入活水追求创新,应该把握好“度”的问题。

“越剧尹派青年人才培养”历时三个月,于9月在芳华剧院举办结业汇报演出。项目学员37人,来自全国17家专业院团,当中有位来自南京的青年演员因缘际会,继徐伟钗后拜入王君安门下。

黄国庆认为,这些是芳华越剧团承担起尹派艺术传承的使命,让尹派艺术薪火相传、生生不息而做出的积极尝试。

庇荫四方的“榕树”

越剧界有“十生九尹”一说,小生挑梁是尹派艺术常见的演出格局。近年来,芳华越剧团也排演了其他流派的一些剧目,如陈翠红领衔主演的吕派(吕瑞英)大戏《花中君子》。

尹派的剧团,大密度地做其他流派的创作和传承,利弊在哪里?为慎重起见,黄国庆曾多方征询看法,甚至上网搜集民意。

就说越剧名家张云霞创立的张派,这个旦角流派唱腔素以婉转柔和、俏丽多变而独树一帜,在全国却已有30多年没唱过一场张派大戏,连主要传承人都改行了。面对濒临失传的窘境,张云霞先生家属、主要弟子曾联名写信给芳华越剧团,盼将张派落在尹派的剧团传承下去。

2014年,芳华越剧团在上海、杭州、绍兴等地,巡回演出张派代表作《貂蝉》及其新编剧《倩女幽魂》。后者近期正加工打造成跨界的越剧作品,融戏曲、杂技、魔术等多种艺术形式于其中,将和福建大剧院合作在10月底与观众见面。

福建戏剧评论界的一些大家,像王评章、周明等人,认为“芳华”有这样的追求,是一个剧团有生气、有创造力的体现。“流派纷呈才称得上大团。”身为京剧界的前辈,刘作玉更是直言:当年尹桂芳先生没有拍《红楼梦》的贾宝玉,越剧界有多少人感到遗憾啊。只有强强联合,打破门户之见,艺术上才能出精品。

作为尹派剧团的一名张派花旦,郑全很感激姐妹们的理解和包容,因为“形成一个流派,真是不容易”,传承是一种责任和担当,希望在尹桂芳老师的旗帜下,有机会把张派的土壤培育一点,让越剧界知道这个流派还在“芳华”传承。

明年是建团的70大庆,预热的气息催生出某种紧张感。由王君安、李敏领衔主演的尹派原创大戏《尹桂芳》,剧本创作已经启动;张派大戏《春草闯堂》、吕派大戏《桃李梅》蓄势待发……以尹派为旗帜,“芳华”迎来融合多种流派助力发展的新时期。

“不应只做一枝独秀的‘竹子’,而应成为庇荫四方的‘榕树’。”黄国庆认为,只有兼容并蓄,才能使剧团在演员培养和剧目创作上实现“百花齐放春满园”,通过吸纳其他流派的精华来丰富尹派艺术。

来源:福建日报

文章评论

  加载评论内容,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