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靠什么搞活市场

在党中央大力加强戏曲保护和传承工作、强调“理解尊重不同的传统文化及其发展现实”之时,究竟戏曲要怎样才能盘活市场,走入良性循环?《舞台姐妹情》开幕前,全国越剧界院团长昨天云集上海,参与“甲子回眸”越剧生存现状与前景发展研讨会。

被誉为越剧界“建国大业”,几乎将当今越坛实力名角“一网打尽”的明星版越剧《舞台姐妹情》,前晚在上海大剧院亮相。苏、浙、沪、闽四地近10家越剧院团,20余位梅花奖、文华奖及白玉兰大奖得主,不计角色、戏份加盟演出。《舞台姐妹情》昨起连演三晚,演出票已全部售罄。策划人之一许霈霖说,在刚刚结束的“越剧嘉年华”上,32台演出已获300万元票房之后,《舞台姐妹情》还能再赢160万元票房,连主办方也感到意外:“上海越剧市场的潜力让人刮目相看,无愧百年戏码头的称号。”



让观众投入其中与之共鸣

当下,戏曲正处在深化改革的关键节点,越剧人必须面对的现实包括:社会文化种类多元化带来的冲击、受众群的老龄化、演出内容的大众接受度不高、演出成本加大造成的演出难看戏难。上海越剧院与上海艺动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联手“试水”,大胆“进逼”越剧市场潜力,3月末至4月初,首推《甄A533;》以20场连续演出的“驻场秀”模式,正式开启上越2015演出年,在取得显著效益后,7月开幕的越剧嘉年华再创票房佳绩。

上海越剧院院长李莉认为,需求旺盛的市场对剧种、人才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戏曲存在,根在人民。”《红楼梦》《梁祝》之所以流传至今,就是因为很多人都会唱,而现在的新剧目演过就了无痕迹。为打造当代经典,上海越剧院为《甄A533;》投入大量精力财力,以驻场演出形式,让观众不再作壁上观,而是投入其中,与之共鸣。

“互联网+”是院团长都关心的话题。浙江小百花越剧院副院长陶铁斧表示,要为新时代的戏曲传播寻找到新的渠道,这是一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时代。“我们建立一个对潜在观众精准投放的传播渠道。通过对受教育程度较高,对传统文化抱有热情,而且具备相当消费能力的群体的培养,搭建起他们与传统戏曲的情感桥梁,进而使其自觉转化成为新的传播者和市场终端。”

在余杭小百花越剧艺术中心主任叶庞星看来,越剧网络传播明显有着资源丰富性、多样性、交流性等多种特点。如上海越剧网、百度越剧吧都有不俗点击率。浙江越剧团还推出全国首个网络戏剧电视,“现在年轻人关注越剧不多,不能说是他们不喜欢,而是根本没有渠道可以了解到越剧,网络戏剧电视台能够吸引和培养年轻观众,将越剧观众群扩大化。”

需多关注喜闻乐见的故事

了解观众需求是越剧长盛不衰的原因。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11岁第一次看越剧,“从它的剧种结构,到扮相、声腔、音乐,都让我耳目一新。”尚长荣认为,越剧这么多年来一直久演不衰的主要原因就是没有背离这个剧种本身的艺术风格。他提醒院团长们创作时不要走火入魔,也不要止步不前,“多关注广大观众广大民众喜闻乐见的故事,这样才会立于不衰之地。”许霈霖透露,从票房号召力看,经典的传统剧目依然是剧团走市场关键的“吃饭戏”。保持经典传统戏的上演率不但能保持剧种的活力,也能磨练演员以及培养观众。他认为,时代变迁带来更为丰富多样的文化选择,观众审美的变化也为传统戏曲带来崭新挑战,但若因此认为传统戏曲无力参与市场竞争未免有些“自暴自弃”。

城市与农村齐头并进。绍兴小百花越剧团团长陈锦高透露,剧团每年要来上海演出,从无人问津到现在门庭若市,一路走来很不容易,“上海是一个大码头,是国际化大城市,我们想以上海市场影响农村演出市场。”在上海打开局面后,绍兴小百花邀约不断,在浙江温岭五天九场演出,需要动用150名特警,才能维持人山人海的现场秩序。

戏曲界素有歇夏的传统,每到七八月演出骤减,直到9月才会有所复苏。从去年起,上海越剧院联手上海艺动天下,在盛夏推出申城近年来罕见的大规模越剧汇演,打破市场潜规则。多台大戏整体宣传、票价优惠,形成剧目超市,“买五场票可以看七场戏,买七场票十一场戏都能看”,演出收入以百万计。今年越剧嘉年华复制成功经验,剧目翻倍,收入也翻倍。


文章评论

  加载评论内容,请稍等......